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我的少妇妻子
我的少妇妻子

我的少妇妻子

我和我妻子希拉里在性生活中有些问题。其实,我们的性生活本身并没有问题,问题是对待性生活的态度。-
  希拉里出生在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,从小就接受了传统的教育,思想观念非常保守。她妈妈竭尽所能对她灌输传道士式的思想,告诉她女人和男人做爱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了传宗接代。简言之,如果不是为了要孩子的话,就不要做爱!
-  幸运的是,希拉里上大学后,接触到了一群思想观念比较开放的人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这些与她母亲传统观念格格不入的人竟然是她母亲介绍给她的。她母亲常常带希拉里去参加一些社交联谊会,虽然希拉里并不愿意去,但她妈妈坚持要她去。
-  显然,她母亲并没有意识到,事情在第一天就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参加聚会的女孩子们都是校园里最淫荡的骚货,希拉里的妈妈无意中让原本纯洁的她陷入了一个大染缸。虽然她们并没有刻意地将希拉里变成一个骚货,但她们的所作所为却大大颠覆着她母亲传统观念对她的影响,尽管从内心来说,希拉里仍然是一个恪守传统道德的标准中产阶级家庭的子女。-
  从另一方面来说,我却出身于一个破碎的单亲家庭。我妈妈在我5岁的时候就带着我离开了我父亲,我想我爸肯定特高兴我们离开他,因为从那以后,他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们。从那以后到我长大参军之前,我有过5个继父和一大群「叔叔」。我妈的性滥交让慢慢长大的我得出这样的结论:你可以和不爱的人性交,也可以和爱的人不性交。如果你能同时得到爱和性,那是天下最美的事情;但如果你不能同时得到爱和性,那么就去获取你能得到的吧。
-  在军队里,我利用部队所提供的培训项目学习到了不少东西,退役后顺利考上了大学,并在大学里遇到了希拉里。第一眼看到她,我就被她性感、清纯的摸样吸引住了。第一次见到她,我就想把她带到教室后排的座位去私下聊聊,但她对此毫无兴趣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的接触越来越多,我感觉自己已经疯狂地爱上了她。
-  后来,我们开始固定地约会,成为了恋人。虽然在每次约会的时候我都硬得要死,但为了我们的婚姻,我还是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欲望,希望等到结婚的时候再和她完成这伟大的交媾。-
  我在心理上全力准备着我们的新婚之夜,我希望自己能够缓慢而温柔地进入她纯洁的身体。我想,我可能得在第一次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忍受她痛苦的哭泣,还不得不哀求她让我第二次进入她的身体。我甚至想到,可能第一次和她性交的时候,就不得不哄骗、哀求她,否则她可能因为害羞和怕疼而让我的新婚之夜一无所获。总之,由于她的家庭北京和她母亲教育的原因,我真不知道新婚之夜我会碰到什么样尴尬的场面。-
  但是,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,希拉里竟然是个性欲超强、行为豪放的女人!
-  「我想要你。」
-  希拉里说着,突然一把抓住我裤子里的阴茎,再也不想松开了。坐在从教堂去酒店新房的汽车里,她隔着我的裤子一直在摩擦着我的阴茎。-
  在酒店吃饭的时候,她一只手拿着刀叉,另一只手却在桌子下面紧紧握住我的阴茎。吃完饭,在乘电梯去我们楼上的房间时,希拉里迫不及待地在电梯里拉开了我裤子的拉链,把手伸进我的内裤抚摩我的阴茎。一进房间,她立刻跑到床边,俯下身,两只手撑在床沿上,撅着屁股对我说道:「来,脱掉我的裙子,干我。我等得时间太长了。」-
  在接下来的12个小时里,我们再没有走出那个房间一步。希拉里一直纠缠着我,要了一次又一次,口交、肛交、浴缸里做爱,她想尝试所有的做爱方式,我们也的确尝试了所有的做爱方式。从结婚那天开始,直到6年后的今天,我们的性生活依然非常激情而豪放,梦幻般的情爱生活伴随着我们婚后的每一天。
-  如此说来,性生活中还有什么问题吗?如果有,问题在哪里呢?-
  一切都要从两年前开始说起,那时希拉里的公司换了一个新经理。她和新经理相处得不错,但那家伙把自己当成了上帝送给天下所有女人的礼物,刚到公司两天就开始骚扰希拉里了。但是,希拉里过了大约一个月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。-
  「无论我怎么说、怎么做,他都不肯接受我已经结婚这个事实,他总是不断邀请我和他一起出去坐坐。你应该知道他所说『出去坐坐』是什么意思吧?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他,我既不可能答应他的要求,又担心他会在业绩考核时给我穿小鞋。」-
  「他长得英俊吗?」
-  「是啊,我想是的。」-
  「那就跟他出去啊。」-
  「什么?你说什么?」-
  「我说,别害怕,和他一起出去啊。」-
  「你不是认真的吧?」-
  「为什么不?」-
  「你知道他约我出去要干什么,你还要让我跟他一起出去?」-
  「不,我并没有说要你做任何事情。我只是说,不管你做什么,我都不会介意的。」
-  「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」
-  「我的意思是说,性交在我看来纯粹是一种身体接触的形式,就像你和别人拥抱、握手一样。你可以和某人性交,但爱情并不因此也同时传给了他。如果你觉得,和他做爱或者为他口交可以保住你的工作、甚至可以提升你在公司里的地位,那你只管做好了。你要你还爱我,只要你每天回到这个家里,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介意的。」-
  「也就是说,我要为了保住工作而和他性交。」
-  「该死的希拉里,那不是我所说的意思。如果你不想在这家公司干了,你随时可以辞职去找另一家你喜欢的公司。如果你愿意继续在这家公司做,那你可以为了这个工作做你认为任何应该做的事情。我只关心我们俩是否能很好地相处下去,其他的都无所谓。」
-  「格伦,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!」-
  希拉里猛跺了一脚地板,转身跑出了房间。
- 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希拉里每天在公司都受到经理的骚扰,但她仍然不理睬他。由于我们上次的谈话,她对我也有些气恼,回家后时常找茬儿和我吵架。-
  最后,我对她说,要么去和她经理做爱,要么干脆辞职算了,因为我实在收不了经常吵架的婚姻生活。
-  第二天,希拉里上班以后,告诉她经理不要再来骚扰她,否则她就辞职,并起诉经理对她进行性骚扰。然后,她又对她经理说,不要因此在填写业绩审核的时候对她进行打击报复。
-  这次谈话让希拉里的经理收敛了不少。三个月以后,公司里的另一个女人真的把经理告上了法庭,控诉他的性骚扰。经理也因此被迫离开了公司。
-  我们夫妻之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家庭和亲戚的。我表哥汤姆在密歇根州北部的湖上有一艘游艇,三月份的时候,他邀请我们六月休假的时候去那里和他们夫妻一起玩,度过两周的假期。当然,我们愉快地接受了邀请。-
  六月,我们飞赴密歇根州,在那里租了一辆汽车,然后开车去那个湖泊。汤姆已经一个人先期在湖泊那里等待我们了。
-  「乔伊丝一个月前和一个年轻男人私奔了,很抱歉这个假期只能是我一个人陪着你们了。」
-  汤姆见到我们后,歉意地说道。
-  刚开始的两天里,我们玩得很不错,但到了第三天,情况有些不对劲儿了。
-  那天,当我和希拉里一起坐在湖边钓蓝鳃时,她对我说道:「汤姆老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。」
-  「什么叫『奇怪』的眼神?」-
  「就好像他用眼神脱光了我的衣服似的。」-
  「哦,呵呵,最近你照镜子了吗?」
-  「你说什么?」
-  「你是个非常性感妩媚的女人。男人们的目光总是会被像你这样的女人吸引的。」-
  「那是不一样的。」
-  「不,那没什么不一样。乔伊丝抛开他和别的男人私奔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他可能很长时间都没有性生活了,现在看到你这样性感的女人,他有点激动和兴奋是很正常的。这没什么的,有我在这里,他不能把你怎么样的。」
-  「还要在一起待10几天呢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,我感觉非常紧张。」-
  「要想结束这种尴尬的局面,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把他拉进卧室,跟他疯狂地做一次爱。」-
  「难道这就是你的解决方案吗?要我和别的男人性交?」
-  「不,但这就是目前你所面临的状况。我们还要在这里待10天呢,或者你享受被他凝视的乐趣,或者跟他大干一场满足他的欲望。」
-  「格伦,你就胡说吧,如果哪一天我真按你说的去做了,你可别后悔啊。」-
  「我一直在对你说,只要你还爱我,只要你按时回家,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介意的。这是我对你最大的承诺,所以你不论做了多么坏的事情,我都会坦然接受的。」-
  「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?」-
  「很简单,因为我爱你,我相信你。」-
  在接下来的10天里,汤姆的确总是用暧昧的眼神打量希拉里的身体,我敢肯定他脑子里一定有许多淫荡的想法。但是,希拉里一直假装不知道他的想法,没有用「大干一场」来「满足他的欲望」。-
  经过三年的努力,希拉里在公司里不断得到提升,最终成为公司总裁的行政秘书。做了这项工作以后,希拉里需要经常出差,每个月平均总要陪同总裁出差三次,每次2到3天。
-  有一天,我下班回到家,正好希拉里刚刚从亚特兰大出差了三天回来。她看着我把她的行李般到屋子里,又踢掉高跟鞋要我帮她倒杯饮料。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,我问她这次出差怎么样。她告诉我一切如常,只不过这次实现了我长久以来愿望。
-  「哦,实现了我是什么愿望?」-
  我有些不解地问道。-
  「我把自己的身体给了另一个男人。不,不应该这样描述,应该是另一个男人干了我,而我只是没有阻止他而已。」-
  「那你享受那个过程吗?」
-  「这就是你想要说的吗?我回到家,告诉你我被别的男人肏了,你不但不生气,反而问我是不是享受这个过程?」-
  「你还爱我吗?」-
  「当然爱你,你这个混蛋。」-
  「那么,这就没什么害处,也不算出轨。」-
  「你说话总是这么神神叨叨的吗?」-
  「我现在所说的话是我一直都在表达的意思。只要你爱我,只要你仍然会回到这个家里,这就是我要关心的全部事情。」
-  「难道你就真的不在乎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过夜,让他在我身上做你曾经做过的所有事情吗?」-
  「你现在已经回家了,不是吗?你回到家里,并没有告诉我你要离我而去,去和别的男人一起生活,没有!你回到家,告诉我你还爱我,而且你很诚实地告诉了我你在外面所做的一切,你并没有背着我偷偷摸摸做那些事情。我多次告诉过你,性交和爱情是两回事--你可以在没有爱情的情况下和别的男人做爱--现在你明白这是真的了吧?」-
  「我想,因为我做了这样的事情,那你就会在外面胡搞的时候感觉心安理得了,是吧?」
-  「不,我不会的。你可以随便和别的男人好,但不要有这样的想法,因为我的观念和你的不同。如果我做了什么你不喜欢的事情,你是不会原谅我的,那就会伤害到我们的家庭。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,所以我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情。」
-  希拉里满脸疑惑地看着我,仿佛我是来自另一个星球的怪物,「我感觉你真的没有对我产生任何敌意,那么,你想听听我的旅程吗?」
-  「不,我不需要知道所有的细节。我只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,但你依然很爱我,依然依恋这个家,这就足够了。」
-  「但是我想跟你说说。」-
  「好的,没问题,你说吧。」
-  「我并没有打算做这样的事情,至少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想过。我们的航班出了点问题,很晚才到达亚特兰大。由于没有按时到达,酒店取消了我们预定的房间,我们到事先联系的酒店时他们已经客满了。后来,酒店告诉我们,还剩下一个有两个床位的房间,问我们是否先暂时住一晚上。我们的总裁莱克斯跟我商量了一下,决定先这样将就一晚上吧。莱克斯真是个绅士,他要我先去洗澡,先在床单下换好衣服,躺好,然后他才去洗澡、换衣服,从浴室回来后,他先关掉了屋子里的灯才上床。」-
  「刚睡下的时候,我感觉非常紧张。我和一个男人睡在一个房间里,而这个男人不是我的丈夫。虽然我知道莱克斯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情,但我还是非常紧张。我在床上翻来覆去,无法入睡。每次听到莱克斯床上有一点点动静,我就会紧张地以为他要下床跑到我这里来想和我同床。」
-  「哦,那他上了你的床吗?」
-  「没有。」-
  「那后来发生了事情?」-
  「说起来很好笑。在度过了刚开始的紧张期后,我开始琢磨他为什么不跑到我床上来呢。我是个漂亮的女人,他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和一个漂亮女人同居一室却毫无反应?我真有点生他的气了。接着,我开始琢磨,万一他跑过来了,我该怎么应付他呢?怎么样才能既拒绝了他的非分之想,有不要影响我在公司的工作呢?我还想到,万一他跑过来,根本不理会我的反对,强行跟我发生关系我该怎么办。」-
  「然后,我就开始想他会怎么干我,他对我会有什么样的感觉,想着想着,我竟然变得越来越兴奋,越来越湿润。这时,我开始想你,想你干我时候的舒服感觉,越想身体变得越饥渴,便开始手淫起来。我想,大概是我无意中呻吟起来了,而我的呻吟声吵醒了莱克斯。他躺在对面的床上静静地看着我,而我则完全沉浸在自己制造的性快乐之中,根本没有意识到他已经下了床走到我跟前了。」
-  「当我意识到他的存在的时候,他已经把阴茎插进了我的身体。我正在经历着手淫的高潮,没有注意到他挪开我的手,插进了我的阴道里。我的身体在手淫高潮和他的抽动中颤抖着,等我意识到他的侵犯而想要拒绝时,早就为时已晚,我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回应他的抽插了。他射了,很快从我身体里退出去,但紧接着就又插了进来。直到他在我身体了射了三次以后,我才从自己性欲高潮的顶峰坠落下来。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们每晚都在一起做爱。」
-  「接下来你们每晚都做爱吗?」
-  「是啊,嗯,两个人已经到了这种程度,再说『不行,你不能这样做』之类话似乎显得很愚蠢。」
-  「那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很享受这样的性爱?后来你是主动跟他做爱的?」
-  希拉里把头转到一边,低声回答道:「是的。」
-  「他舔你阴户了吗?」
-  「舔了。」-
  「你也吸吮他的阴茎了?」-
  「是的。」-
  「你很喜欢肛交的,那他也干了你的屁眼儿吗?」
-  「没有。」-
  「为什么没有?」
-  「他没有要求。」-
  「如果他想干你屁眼儿,你会让他干吗?」-
  希拉里不敢看着我,低着头小声说道:「也许吧。」
-  「你并不爱他,但你还是和他性交了?」-
  「是的。」
-  「那你现在告诉我,你享受那个过程吗?」
-  「享受。」
-  「下次你们一起出差的时候,你还想再跟他做爱吗?」
-  希拉里低着头,没有吭声。-
  我笑着说道:「你肯定还会做的。他已经干过你了,而你很喜欢那种感觉,所以他一定还会尝试的。我知道以后你们出差的时候一定还会睡在一起的。纯粹的性交,没有爱的成分--这我就放心了。」
-  「你不在乎吗?你真的不在乎吗?」
-  「是的,我真的不在乎。使劲和他肏吧,直到他硬不起来为止。但你一定要保证按时回到我的身边来,回到家里来。」-
  我向她伸出手,「来吧,亲爱的,让我们到楼上的卧室去吧。让我一边舔吃着你的阴户,一边听你告诉我所有的事情。我想知道所有的细节。告诉我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有多么淫荡,再告诉我你下次出差的时候打算跟他做什么。」